生態(tài)中國網(wǎng) >  生態(tài)專(zhuān)題 >  正文

資金缺口大、發(fā)展不平衡,專(zhuān)家們這樣為中國碳市場(chǎng)支招

來(lái)源:國際金融報 作者:余繼超 時(shí)間:2024-06-25 19:03:46

字號

在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下,如何提升我國碳市場(chǎng)的運行效率,加強與國際碳市場(chǎng),特別是歐洲碳市場(chǎng)對接的能力建設?如何激勵商業(yè)機構積極參與綠色金融產(chǎn)品的開(kāi)發(fā)和創(chuàng )新,完善我國的ESG(環(huán)境、社會(huì )和公司治理)投資生態(tài)和長(cháng)效機制建設?



在6月19日召開(kāi)的2024陸家嘴論壇“綠色金融制度創(chuàng )新與市場(chǎng)激勵”全體大會(huì )上,與會(huì )專(zhuān)家認為,中國面臨著(zhù)綠色項目資金缺口巨大、綠色金融供給不足等多重挑戰。進(jìn)一步把碳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好,一方面要向其他行業(yè)擴容,另一方面需要更多的市場(chǎng)參與者,還需要有更多的創(chuàng )新產(chǎn)品和工具,最終形成從碳市場(chǎng)、碳定價(jià)到碳資產(chǎn)管理、碳信用的良性循環(huán)。


多重挑戰:資金缺口大,發(fā)展不平衡


近年來(lái),在人民銀行的推動(dòng)下,中國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、信息披露、產(chǎn)品服務(wù)創(chuàng )新等方面取得積極成效。截至2024年一季度末,中國境內本外幣綠色貸款余額33.8萬(wàn)億元,綠色債券存續規模約1.9萬(wàn)億元,均居世界前列。


取得成效的同時(shí),也應該看到當前我國面臨著(zhù)綠色項目資金缺口巨大、綠色項目經(jīng)濟效益不高、綠色金融供給不足等多重問(wèn)題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亞太部主任克里希納·斯里尼瓦桑(Krishna SRINIVASAN)指出,亞洲的新興國家每年需要1.1萬(wàn)億美元才能滿(mǎn)足他們的氣候目標,目前還存在較大的資金缺口。


安聯(lián)投資首席財務(wù)官托馬斯·辛德勒(Thomas SCHINDLER)也表示,越來(lái)越清晰地看到綠色轉型融資端的不平衡。發(fā)展中國家每年大概需要2.4萬(wàn)億美元資金,以履行其《巴黎協(xié)定》承諾,這是一筆巨大的投資金額。


明訊銀行首席執行官菲利普·布朗(Philip BROWN)指出,“脫碳減碳是這個(gè)世紀最重要的挑戰。麥肯錫2020年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,若要在2050年實(shí)現全球碳中和,需要平均每年增加資本支出3.5萬(wàn)億美元。這一數額相當于2020年全球企業(yè)利潤的一半。光靠銀行解決不了這么多的資金,必須要讓資本市場(chǎng)發(fā)揮作用,才能實(shí)現全球經(jīng)濟的轉型”。


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長(cháng)、上海交通大學(xué)上海高級金融學(xué)院執行理事屠光紹表示,綠色金融的發(fā)展就跟綠色低碳轉型一樣是長(cháng)期任務(wù),目前在綠色金融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還存在著(zhù)不平衡問(wèn)題。一是綠色金融的資源總量方面還存在著(zhù)供給和需求的不平衡,“如何根據綠色轉型雙碳目標,推進(jìn)持續不斷的金融資源供給?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,如何形成綠色金融需求和供給之間更好的匹配和平衡?這是首先要關(guān)注的問(wèn)題”。


二是綠色金融的基礎設施和實(shí)踐活動(dòng)之間也存在不平衡。屠光紹談到,綠色金融的基礎設施建設要不斷加強,才能使得綠色金融的實(shí)踐活動(dòng)有更強勁的支持。另外,綠色金融體系方面也存在不平衡,比如,在新能源、綠色技術(shù)、環(huán)保技術(shù)等純綠方面發(fā)展很快,金融資源在這方面占據了很大比重,但高碳高排放行業(yè)等需要進(jìn)行低碳低排放轉型的行業(yè),金融支持還需要進(jìn)一步加大。


“從綠色金融的結構看,我國綠色債券發(fā)展很快,但相對來(lái)講,中國綠色股權投融資還是發(fā)展不夠,這與中國金融體系以間接融資為主、直接融資發(fā)展不夠相關(guān)。綠色金融體系既需要債權,也需要股權的發(fā)展,這樣才能形成更好的綠色金融資源配置?!蓖拦饨B表示。


此外,屠光紹認為,在綠色金融的服務(wù)對象方面,大企業(yè)受到關(guān)注較多,資源配置上要更多關(guān)注中小企業(yè),特別是小企業(yè)的綠色轉型。


發(fā)展目標:建起來(lái),發(fā)展好,功能強


面對多重挑戰,與會(huì )人員表示,亟需探索綠色金融的制度創(chuàng )新和市場(chǎng)激勵,更好地發(fā)揮金融資源配置引導功能,切實(shí)提升我國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的能力。


德國商業(yè)銀行國際公司業(yè)務(wù)董事會(huì )成員羅蘭·博姆(Roland BOEHM)認為,全球綠色轉型,如果作為世界第二第三大經(jīng)濟體的中國和德國不參加,是不可能成功的,所以中德必須合作、相互學(xué)習,共同努力解決綠色轉型面臨著(zhù)的全球挑戰。


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朱健也提出,“為加快建設國際一流的綠色現代投資銀行和投資機構,希望深化境內外的業(yè)務(wù)合作,加強中歐市場(chǎng)的對接,更好發(fā)揮綠色金融資源配置的功能,共同促進(jìn)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綠色低碳發(fā)展?!?/p>


銀行間市場(chǎng)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馬賤陽(yáng)認為應該從四方面為綠色發(fā)展提供更好的服務(wù):第一,進(jìn)一步發(fā)揮債券發(fā)行登記托管的支持引導作用,更好服務(wù)綠色債券融資,支持綠色轉型發(fā)展;第二,進(jìn)一步發(fā)揮中央對手清算和風(fēng)險管理作用,將更多的綠色債券納入中央對手清算,提高綠色債券的流動(dòng)性和風(fēng)險管理水平;第三,進(jìn)一步擴大綠色債券的應用范圍,培育和推動(dòng)綠色金融的投資市場(chǎng)活躍發(fā)展;第四,進(jìn)一步發(fā)揮大宗商品清算功能,助力我國碳市場(chǎng)深化發(fā)展。


斯里尼瓦桑指出,中國于2021年啟動(dòng)了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(chǎng)(ETS),這已是非常大的舉措,接下來(lái)需要進(jìn)一步覆蓋更多行業(yè),中國碳市場(chǎng)的影響力也會(huì )進(jìn)一步提高。中國的ETS可以從碳排放拍賣(mài)中獲取收入,形成更多的綠色投資?,F在中國有碳排放強度指數,可以考慮進(jìn)一步制定排放上限,這樣會(huì )更加有效。


面對綠色項目資金缺口巨大的問(wèn)題,斯里尼瓦桑表示,財政資金有限,需要調動(dòng)私人部門(mén)。IMF有一個(gè)新項目叫可持續貸款項目,這是長(cháng)期的貸款項目,是為了積極催化各個(gè)國家的綠色融資。這個(gè)項目可以起到撬動(dòng)作用,讓亞洲國家可以通過(guò)改革撬動(dòng)私人部門(mén)的投資。


屠光紹認為,中國碳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中,關(guān)鍵要實(shí)現三個(gè)目標:建起來(lái)、發(fā)展好、功能強。按照這樣的目標,主要需要從三個(gè)方面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碳市場(chǎng)的發(fā)展:一是行業(yè)的擴容?,F在碳市場(chǎng)主要是電力行業(yè),要逐步地向其他行業(yè)擴容,這已經(jīng)在計劃安排中;二是投資人的擴容。更多的市場(chǎng)參與者,才能帶來(lái)市場(chǎng)交易流動(dòng)性,才能使市場(chǎng)更加穩定、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更加有效;三是工具和產(chǎn)品的擴容。需要有更多的創(chuàng )新產(chǎn)品和工具,當然包括金融工具在碳市場(chǎng)中的運用?!凹涌焯际袌?chǎng)發(fā)展,最終是實(shí)現碳市場(chǎng)功能,實(shí)際上最重要的就是通過(guò)有效的市場(chǎng)機制來(lái)進(jìn)行科學(xué)合理的碳定價(jià),從而撬動(dòng)更多金融資源,形成良性循環(huán)”。

*本作品如有侵權,請聯(lián)系我們及時(shí)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