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態(tài)中國網(wǎng) >  茶葉 >  正文

南方有嘉木 五邑茶飄香

來(lái)源:南方日報 時(shí)間:2024-06-18 17:09:01

字號

 ? ?仲夏時(shí)節,江門(mén)一座座茶山,躍動(dòng)著(zhù)青翠的綠意。


  江門(mén)是廣東茶的重要產(chǎn)區,近年來(lái),形成了鶴山紅茶、臺山白云茶、開(kāi)平大沙茶、陳皮茶、恩平茶、新會(huì )柑普茶等一批家喻戶(hù)曉的茶葉品牌。茶葉已經(jīng)成為當地農民的重要經(jīng)濟來(lái)源。


  如今,這一片片致富的“綠葉”雖香氣四溢,但也走到了發(fā)展的十字路口,“綠葉”變“金葉”,路怎樣走下去?

 

  茶葉


  這杯茶來(lái)自千年前


  大沙鎮坐落于天露山腳下,森林覆蓋率達65.48%,是廣東省森林小鎮。站在茶園眺望,海拔1250米的天露山,是廣東省南部第一高峰。低緯度、高海拔、多云霧,肥沃的土壤,加上常年氣候溫和,光照充足,雨量充沛,這里成為種植茶葉的天然寶地。


  “天露東山仙跡傳,白云深鎖斷云煙……其中想是無(wú)人到,若有相逢客羽仙”。這是唐朝詩(shī)人杜甫的族弟杜位,在游山觀(guān)瀑、以茶論道后,留下的詩(shī)作《天露仙源》。


  據考究,唐貞觀(guān)十二年,在中國宗教史聲名顯赫的禪宗六祖惠能年輕時(shí)便一直在天露仙源茶園一帶砍柴植茶,與茶結下不解之緣而“開(kāi)悟”,可謂“禪茶一味”。


  隨后,茶道在天露山一帶廣為流傳。至清朝年間,茶葉生產(chǎn)達到鼎盛。據史料記載,“各處山地墾為茶園者,觸目皆是”“無(wú)論土著(zhù)客家多以茶為業(yè)”,茶園面積8萬(wàn)畝,年產(chǎn)毛茶1050萬(wàn)擔,經(jīng)清朝開(kāi)平海關(guān)在水口海埠出口的茶葉年近三萬(wàn)六千擔。茶農客商們也習慣將此地出產(chǎn)的茶葉稱(chēng)之為“大沙茶”。


  大沙鎮有天露山,天露山盛產(chǎn)“大沙茶”。這一傳統,已延續了千多年歷史。直到今天,天露山脈仍留存著(zhù)1000多棵珍貴古茶樹(shù)群。


  茶優(yōu)


  茶園林立,葉有真香


  清明節前,晨曦微露,臺山市上川島山間的晨霧還未完全散去,村里采茶的村民就已經(jīng)背上背簍,扛著(zhù)木梯,沿著(zhù)茶山小道,來(lái)到茶場(chǎng)開(kāi)始采摘今年的頭春茶。


  臺山白云茶以野生為主,性涼解熱,有川島和北峰山兩大產(chǎn)區,因生長(cháng)在海拔400—600米山腰,終年有淡淡云霧繚繞,素有“仙茶”美譽(yù)。


微信截圖_20240618172057.png

天露山下茶園,工人們正忙著(zhù)采茶。 南方+ 楊興樂(lè ) 拍攝


  上川島茶樹(shù)資源非常豐富,約有3000多畝白云茶。而同樣是白云茶群體種,種在大山深處和種在海邊自然形成了兩種不同的韻味。


  上川島仙島茶業(yè)有限公司(下稱(chēng)“仙島茶業(yè)”)負責人盤(pán)衛林介紹,茶園實(shí)施綠色種植,使用上川島當地的蟹殼、蝦殼等作基肥,堅持不打農藥,讓茶樹(shù)自然生長(cháng)。同時(shí)由于島上山高霧濃、晝夜溫差大,茶樹(shù)芽葉柔軟、嫩肉厚實(shí),果膠質(zhì)含量高,制作出來(lái)的茶葉形成了上川島獨有的“海韻蘭花香”風(fēng)味,暢銷(xiāo)海內外。


  “我們茶場(chǎng)現有白云茶樹(shù)約300畝,今年開(kāi)始采茶后,工人們每天忙于摘茶、晾青、萎凋、揉捻、發(fā)酵、烘焙等工序,第一批紅茶已做好?!北P(pán)衛林介紹道,該公司的白云紅茶2019年曾獲“粵茶杯”廣東省第十三屆茶葉質(zhì)量推選活動(dòng)紅茶類(lèi)銀獎,近年在市場(chǎng)上越來(lái)越受歡迎。


  新會(huì )柑普茶、臺山白云茶、川島野生茶、開(kāi)平天露仙源茶、金牡丹紅茶、鶴山紅茶、七星坑茶、黃亞山紅茶……各有千秋的江門(mén)茶,屢屢摘得國內國際各種大獎,茶品牌的知名度、美譽(yù)度逐漸擴大。與此同時(shí),承載江門(mén)獨特風(fēng)情的茶歌、茶賦、茶舞、茶旅等茶文化載體也日漸豐富,得到了市場(chǎng)認可。


  茶業(yè)


  “小而散”VS“大而強”


  江門(mén)的茶不缺歷史、不缺文化、更不缺優(yōu)渥的自然生長(cháng)環(huán)境。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的發(fā)展,綠、白、黃、紅等各種品類(lèi)也實(shí)現顏值與產(chǎn)值齊升。但近些年在快速的發(fā)展中,江門(mén)本地的茶農、茶商、茶企也生出不少“愁”。


  雖然江門(mén)茶葉品質(zhì)上乘,但是不容忽視的是,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瓶頸明顯,存在種植規模小、產(chǎn)量低、工人短缺等問(wèn)題。


  川島上的白云茶園常年云霧繚繞,茶葉品質(zhì)較高,這對采摘技術(shù)的要求也高,需要人工精細化采摘。而且白云茶以喬木茶樹(shù)為主,樹(shù)高普遍有3—5米,所以需要人工加設梯子采摘。


  要采好茶就要搶時(shí)間、搶天氣,考驗工人的采茶技術(shù)和體力。目前,島上采茶工人短缺已成為一個(gè)普遍性問(wèn)題。為此,不少茶園選擇將茶樹(shù)人工矮化種植,降低采摘難度,提高采茶效率。


  此外,制茶技術(shù)也是茶葉品質(zhì)好壞的關(guān)鍵。


  在仙島茶業(yè)的生產(chǎn)車(chē)間,來(lái)自廣東省農業(yè)科學(xué)院茶葉研究所的王秋霜、王青對新采茶青進(jìn)行現場(chǎng)手工茶的制作,希望從中可以篩選出特色的茶樹(shù)資源。


  生產(chǎn)以小規模、家庭式作坊為主、尚沒(méi)有形成標準化的茶葉加工標準……可以看到,過(guò)去一段時(shí)間,白云茶存在品質(zhì)不穩定、外形難看等發(fā)展瓶頸問(wèn)題。


  因此,不少茶客惋惜地表示,白云茶雖然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被稱(chēng)為廣東“四大名茶”之一,但制作工藝已不適合當下茶客的口味。


  “臺山白云茶大多是群體種,制茶品質(zhì)仍存在不穩定性,優(yōu)質(zhì)品質(zhì)重現性不高,標準化生產(chǎn)規模不夠?!蓖跚锼f(shuō),要摸清上川島白云茶的資源類(lèi)型及制茶特性,深入開(kāi)展資源調查工作,在此基礎上從現存的白云茶資源中,選育出綜合性良好的無(wú)性系茶樹(shù)新品系(種),發(fā)展成為臺山的地方特色茶品種甚至茶葉品牌,進(jìn)一步促進(jìn)白云茶的規?;?、產(chǎn)業(yè)化發(fā)展。


  當下的江門(mén)茶葉,好似船到中流、人到半山,不進(jìn)則退。


  茶愿


  “綠葉”變“金葉”的故事在發(fā)生


  茶葉是綠水青山回饋給山民的“金山銀山”,這片從悠長(cháng)歷史中“長(cháng)”出來(lái)的“綠葉”,在全國各產(chǎn)茶大省,正演繹成為鄉村振興路上的璀璨“金葉”。


  大沙鎮欖樹(shù)角青年林場(chǎng)的大沙里·歡茶谷,依山傍水,這里有超200公頃(3000畝)的茶園,配備了獨立中央空調萎凋系統與恒溫發(fā)酵系統等先進(jìn)設施,確保茶葉能在最佳環(huán)境中生長(cháng),而這些高品質(zhì)的茶葉也幫助歡茶谷榮獲了“廣東省高級生態(tài)茶園”的殊榮。


  傳統與現代的結合,構筑了歡茶谷這么一個(gè)集農業(yè)觀(guān)光、休閑度假于一體的國家3A級旅游景區。此外,這里還有特色的茶文化研學(xué)線(xiàn)路,在此不僅可以體驗采茶、制茶的樂(lè )趣,還能深入了解茶文化的魅力與風(fēng)雅。


  與此同時(shí),大沙里園區還有效帶動(dòng)周邊300多戶(hù)茶農就業(yè)增收,50多歲的采茶工梁阿姨正是其中的受益者?!霸谶@里采茶,不僅離家近,收入還比較穩定。每天至少能掙150塊?!?/p>


  江門(mén)人對茶的執著(zhù)追求,不僅在于做優(yōu)茶品質(zhì)、做大茶產(chǎn)業(yè),更在于拓展茶市場(chǎng)、打響茶品牌、弘揚茶文化,讓更多人共享茶產(chǎn)業(yè)帶來(lái)的紅利。


  憑借著(zhù)優(yōu)美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和成熟的茶產(chǎn)業(yè),古勞茶山生態(tài)園茶園吸引了不少周邊地區游客前來(lái)游玩?!懊磕甓加性S多游客來(lái)體驗采茶和制茶?!痹摬鑸@負責人劉國鋒說(shuō),茶園種植面積約700畝,有黃金芽、雪芽、金牡丹等七個(gè)品種,從去年開(kāi)始接待研學(xué)旅游團,游客主要來(lái)自周邊城市,至今已經(jīng)接待超過(guò)40個(gè)團。


  如何進(jìn)一步講好“綠葉”變“金葉”的故事?如何推動(dòng)茶葉與文旅、工業(yè)、物流等產(chǎn)業(yè)相互滲透融合,促進(jìn)全“茶葉鏈”發(fā)展壯大?江門(mén)前路任重道遠,亦大有可為!


  ■記者手記


  一片小茶葉


  “鏈”接大世界


  仲夏時(shí)節,走在天露山里的茶園里,看茶山翠綠,品茶香芬芳,在山好、水好的加持下,成就了這一杯好茶。


  然而一個(gè)問(wèn)題總揮之不去:為什么時(shí)至今日,成名已久的江門(mén)茶葉,猶藏在深山人不識,這杯好茶如何走出去,“鏈”四海?


  近年來(lái),江門(mén)茶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勢頭強勁。臺山白云茶被錄入《中國茶葉大辭典》,柑普茶的主要原料新會(huì )陳皮是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產(chǎn)品,“鶴山紅茶”獲國家農產(chǎn)品地理標志登記保護,大沙里“金牡丹紅茶”獲首屆“廣東十大好春茶”榮譽(yù)稱(chēng)號……


  然而,高速發(fā)展之下卻有著(zhù)絲絲隱患。


  如何解決種植規模小、產(chǎn)量低、人工短缺等問(wèn)題,強化品牌意識,優(yōu)化營(yíng)銷(xiāo)流通環(huán)境;如何統籌做好茶文化、茶產(chǎn)業(yè)、茶科技這篇大文章;如何做好茶體融合,盤(pán)活鄉村資源、賦能推進(jìn)“百千萬(wàn)工程”,真正讓一片茶葉撬動(dòng)一條綠色朝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鏈,實(shí)現一、二、三產(chǎn)業(yè)融合發(fā)展,讓茶農能依托資源稟賦,昂首走在鄉村振興大道的通途上,道阻且長(cháng)。


  走進(jìn)茶園,茶香氤氳;走出茶山,滿(mǎn)眼疊翠。我仿佛看到了,當勤勞的汗水浸潤在綠水青山間,風(fēng)漸起,這片灼灼而富有生機的江門(mén)“樹(shù)葉”隨風(fēng)起舞,飄香世界。

*本作品如有侵權,請聯(lián)系我們及時(shí)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