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態(tài)中國網(wǎng) >  智庫觀(guān)點(diǎn) >  正文

武漢大學(xué)張繼宏:做好碳足跡管理,從轉變企業(yè)意識開(kāi)始

來(lái)源:中國環(huán)境報 時(shí)間:2024-06-28 09:48:07

字號

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等15部門(mén)日前聯(lián)合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建立碳足跡管理體系的實(shí)施方案》,明確要建立健全碳足跡管理體系,發(fā)布重點(diǎn)產(chǎn)品碳足跡核算規則標準。為了滿(mǎn)足出口需要,國內一些外貿型企業(yè)在開(kāi)展碳足跡管理方面已經(jīng)先行一步,有哪些經(jīng)驗可以總結?要加強碳足跡管理,企業(yè)需要怎么做?對此,中國環(huán)境報記者采訪(fǎng)了武漢大學(xué)氣候變化與能源經(jīng)濟研究中心副主任張繼宏。



問(wèn):目前,在碳足跡管理方面,國內地方和企業(yè)開(kāi)展了哪些工作?有哪些經(jīng)驗可以總結?


張繼宏:在國內,上海、江蘇、山東等外貿型企業(yè)占比較大的省份,在碳足跡管理方面走得比較超前。比如,根據去年發(fā)布的《山東省產(chǎn)品碳足跡評價(jià)工作方案(2023—2025年)》,明確到2025年要基本完成600家重點(diǎn)企業(yè)產(chǎn)品碳足跡核算。這些地方的外貿產(chǎn)品比較多,對碳足跡管理的需求比較旺盛,也就要求當地政府必須抓緊做好這樣一件事。事實(shí)上,在歐盟碳關(guān)稅出臺之前,已經(jīng)有很多外貿型企業(yè)被歐洲合作伙伴要求進(jìn)行碳足跡核算。


目前,國內進(jìn)行碳足跡管理的企業(yè)主要是外貿型企業(yè)或者跨國企業(yè)的供應商。比如,宜家在國內的供應商是較早被要求進(jìn)行碳足跡管理的。據我所知,宜家要求其供應鏈上的所有企業(yè)都要進(jìn)行碳排放管理,不僅要明確碳足跡,還要在2025年實(shí)現碳中和。


隨著(zhù)歐盟碳關(guān)稅出臺,國內主動(dòng)進(jìn)行碳足跡管理的企業(yè)越來(lái)越多。動(dòng)力電池企業(yè)寧德時(shí)代在去年公開(kāi)承諾了碳中和達成時(shí)間,在碳減排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。之所以這樣做,合規壓力是不容忽視的因素。歐盟是寧德時(shí)代的重要市場(chǎng),而《歐盟電池與廢電池法規》對進(jìn)入歐盟市場(chǎng)的電池企業(yè)碳足跡管理提出了嚴格要求,如果做不到,就將被排除在歐盟市場(chǎng)外。


越來(lái)越多的央企也開(kāi)始編制碳排放核查報告,一些企業(yè)正在建立自己的綠色供應鏈體系,雖然還不能說(shuō)是碳足跡管理,但關(guān)于碳的內容在逐漸增加,也編制了一些團體標準。比如,一些央企在進(jìn)行采購的時(shí)候,要求供應商提供碳排放的相關(guān)數據。雖然目前還沒(méi)有限制管理,但如果不能提供這些數據,將無(wú)法進(jìn)入供應商名單。據我了解,一些新能源汽車(chē)企業(yè)也在著(zhù)手碳足跡管理的相關(guān)事宜。


問(wèn):企業(yè)進(jìn)行碳足跡管理,會(huì )增加運行成本嗎?


張繼宏:我個(gè)人認為,不能這么看。之前大家對碳足跡管理不熟悉,認為這會(huì )增加管理成本,其實(shí)不是這樣的。


能源消耗在企業(yè)碳排放中占據很大一部分,而可再生能源的迅速發(fā)展正在改變電力市場(chǎng)的格局,山東電力市場(chǎng)曾多次出現負電價(jià)。也就是說(shuō),風(fēng)力、光伏發(fā)電的波動(dòng)性和隨機性導致了電力供需在時(shí)間上的不匹配,電力市場(chǎng)會(huì )在一定時(shí)間內出現供過(guò)于求的情況。為了避免關(guān)閉機組帶來(lái)的更大損失,電網(wǎng)公司不得不采用負電價(jià)政策,即付錢(qián)讓用戶(hù)多消耗電力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企業(yè)使用可再生能源不僅能降低碳排放,用能成本也會(huì )降低。但是,目前很多企業(yè)還沒(méi)有這方面的意識。


問(wèn):在您看來(lái),國內企業(yè)在碳足跡管理方面,亟待加強的工作是什么?


張繼宏:我認為,目前最需要加強的工作,是扭轉企業(yè)的意識?,F在,只要跟企業(yè)一談碳足跡,企業(yè)就認為會(huì )增加成本,但實(shí)際并不是這么一回事。


以前,企業(yè)的生產(chǎn)比較“任性”,想生產(chǎn)就生產(chǎn),想用電就用電。而且,電網(wǎng)對企業(yè)的保障很好,一般只要你想用電就有電,電價(jià)也早就確定了??稍偕茉措娏Υ笠幠0l(fā)展之后,情況改變了,電價(jià)可能會(huì )出現波動(dòng)。作為企業(yè),要進(jìn)行碳管理,最基礎的就是能源管理,包括平穩用能和用能成本下降。據我了解,很多企業(yè)沒(méi)有建立這樣一種能力,有些企業(yè)覺(jué)得建立這個(gè)能力也沒(méi)有用,認為只要推上電閘能用電就行了。


其實(shí),企業(yè)可以按照電力供給的規律來(lái)安排生產(chǎn),尤其是一些可以中斷的生產(chǎn)環(huán)節,可以安排在電價(jià)相對較低的時(shí)段進(jìn)行,從而降低用能成本。所以,我認為,企業(yè)用能意識的改變很重要。


此外,專(zhuān)門(mén)性的人才也比較缺乏,包括進(jìn)行碳排放管理和用能管理的人才等。其實(shí),用能管理也是一件非常專(zhuān)業(yè)的事,比如如何參與電力現貨市場(chǎng)交易、發(fā)現用電規律等,這都需要專(zhuān)業(yè)的人才。


問(wèn):要加強碳足跡管理,企業(yè)需要做什么?怎么做?


張繼宏:據我了解,很多企業(yè)在進(jìn)行碳足跡核查時(shí),前期多是找第三方機構來(lái)做,到了后期,像亞馬遜、宜家等企業(yè)會(huì )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團隊輔導供應商并逐步建立相應的管理能力。目前,國內有一些企業(yè)也在做類(lèi)似的工作,為供應鏈上的企業(yè)賦能。


但是,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國內企業(yè)在碳足跡管理方面的能力還是比較欠缺的。2020年“雙碳”目標提出后,很多企業(yè)開(kāi)始意識到這個(gè)問(wèn)題的重要性,但還是感覺(jué)有點(diǎn)摸不著(zhù)頭腦,尤其一些三級四級供應商更認為這項工作距離自己很遠。


我認為,如果是一級二級供應商,這是必須要做的事。如果是三級四級供應商,而且只準備再干三五年,那可以暫時(shí)不管,但如果想繼續經(jīng)營(yíng)超過(guò)5年,這也是不得不面對的問(wèn)題。


對于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首先要安排專(zhuān)門(mén)的人員進(jìn)行系統培訓,其次,要把碳足跡管理真正納入企業(yè)發(fā)展戰略中去。


問(wèn)題:獲得了碳排放的相關(guān)數據,企業(yè)該怎么用?


張繼宏:通過(guò)分析這些數據,企業(yè)可以了解自己的碳排放情況,明確排放量最大的環(huán)節,從而找到減排潛力最大的點(diǎn)位,明確減排思路。除了初級工業(yè)品,大部分工業(yè)品的碳排放主要集中在間接排放這一塊,大部分是消耗電力和熱力產(chǎn)生的排放。


根據我的初步測算,大部分工業(yè)品70%的碳排放來(lái)自電力消費,也就是說(shuō),電來(lái)自哪里,非常重要。如果使用可再生能源電力,就會(huì )大幅減少碳排放。對于這些工業(yè)品來(lái)說(shuō),最大的減排潛力就是電力結構的調整。再比如說(shuō)熱能,如果使用的是熱電聯(lián)產(chǎn)的熱,肯定碳排放比較高,但如果使用的是地熱、生物能等其他方式供熱,碳排放就會(huì )降低。


還有一些企業(yè)弄清楚碳排放情況后,不僅在生產(chǎn)工藝環(huán)節發(fā)力,還通過(guò)有效的措施實(shí)現管理減排。比如,吉利汽車(chē)在努力通過(guò)整車(chē)和電池循環(huán),減少碳排放。循環(huán)利用帶來(lái)的減碳效益是非常明顯的,在這方面,國外企業(yè)也進(jìn)行了很多實(shí)踐。比如,諾貝利斯是全球知名的鋁制品生產(chǎn)企業(yè),通過(guò)點(diǎn)對點(diǎn)的管理實(shí)現循環(huán)利用,今天賣(mài)出的易拉罐,可以在兩個(gè)月內實(shí)現回收、利用并重新上架,這樣的循環(huán)利用有力地推動(dòng)了企業(yè)的碳減排。


問(wèn):在加強碳足跡核查和管理方面,您認為當前比較急迫的工作是什么?


張繼宏:我認為,現在我們迫切需要建立數據庫。目前,因為多種原因,國內部門(mén)之間、行業(yè)之間、地區之間的數據壁壘仍然存在。但是,產(chǎn)品碳足跡是針對的一個(gè)生命周期,從誕生之初就需要打破這種數據壁壘。我認為,公共數據平臺的建立非常重要,通過(guò)這個(gè)平臺,可以獲取其他行業(yè)的數據,而且這些數據還要確??勺匪?,保證真實(shí)性。只有這樣,碳足跡管理工作才能順利開(kāi)展。否則,不同的客戶(hù)可能指定不同的標準或者數據,不僅增加了工作量,也影響了結果的可信性。(劉秀鳳)

*本作品如有侵權,請聯(lián)系我們及時(shí)刪除。